八路军老兵传奇:差点被“锄奸”

2016-01-11 14:24:00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张磊峰
罗国范,1919年出生于山东莱芜。1938年1月入伍,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募集队长、武工队指导员、鲁中南军政保卫部科长、总政联络部副处长、北京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部长。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荣立一等功两次。

 

 八路军老兵传奇:背负汉奸头衔 差点被“锄奸”

 “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重温习主席重要讲话,96岁八路军老战士罗国范深情讲述动人心魄的传奇谍报故事——

  没有信仰,岂能战斗在敌人的心脏

  罗国范近照。 曾蓓蓓 摄

  老兵档案

  罗国范,1919年出生于山东莱芜。1938年1月入伍,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募集队长、武工队指导员、鲁中南军政保卫部科长、总政联络部副处长、北京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部长。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荣立一等功两次。

  1943年春夏之交,日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来到山东泰安。骄横狂妄的日军将领想要登顶泰山,俯视被他们铁蹄蹂躏下的中华大好河山。而此时,陪伴在他身边,负责侦察安保工作的特务小组组长林洪洲,一位在他们眼中温良恭顺的中国“良民”——恰恰是一名八路军的优秀特工人员,一个同魔鬼共舞的忠诚共产党员。

  原国务委员、公安部长王芳在回忆录中记载:“20世纪40年代初,山东有个远近闻名的‘日本大特务’名叫林洪洲……这个‘日本大特务’却是我党忠实的情报人员,由我精心策划、亲自指挥、秘密派遣,打入日本驻山东部队最高领导机关,成功地收集了大量日军政治和军事重要情报,为我八路军山东部队顺利开展抗日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真名叫郭善堂,现名罗国范。”

  9月8日,在驻京某干休所,记者见到了这位从抗战烽火中走来的传奇特工、96岁的副军职离休干部罗国范。“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铭记抗战历史,传承抗战精神,就是对我们这些抗战老兵最好的告慰!”采访伊始,老人便激动得站起身来,有力的手势、激昂的话语,令人闻之动容……

  被捕入狱 机智脱险

  1941年,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时任八路军鲁中军区武工队指导员的郭善堂,在鲁中军区敌工部部长王芳的授意下,巧妙地改名换姓成林洪洲,成功打入日本鬼子内部,担任特务小组组长,秘密开展地下工作。

  成年累月混迹于鬼子和伪军行列,严峻的生死考验往往不期而至。

  一天晚上,日军济南宪兵队的大道军曹突然带了两个日本兵闯进林洪洲家中,连夜将他押往济南。

  罗国范告诉记者,当晚自己躺在监狱的秫秸秆上,一夜没有合眼,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回忆打进敌人内部以来的一言一行。仔细思量,自己并没有露出丝毫蛛丝马迹。由此判断:如今敌人怀疑自己,十有八九是日军济南宪兵队队长山本身边的汉奸暗算自己。

  林洪洲入狱后的第二天,被暴打得浑身鲜血淋漓。随后,山本亲自提审他。

  “据我们了解,你同共产党、八路军有来往,你到他们的根据地去过!”山本恶狠狠地问。“去过。”林洪洲坦然作答,“不过,那是你们叫我去的。是山田参谋长交代的任务,叫我带了他给的东西到那边去交朋友,建立联系,然后从中了解八路军的情况。”

  山本见林洪洲说得不卑不亢、有根有据,态度便缓和下来:“有人反映你这个人与众不同,不知道你干特务图个什么,政治背景值得怀疑,所以要……”

  “所以要关起来审查我,是吗?”林洪洲接过话说,“我不吃喝嫖赌,不敲诈勒索,恰恰是为了让八路军、共产党不起疑心,更方便地刺探情报,忠心耿耿为大日本皇军效力!难道倒有罪了?我知道肯定有人看我不惯,在背后搞我的鬼!”

  就这样,凭着过人的机智和冷静,罗国范躲过了山本鹰隼般的眼睛重获敌人信任。

  1941年,罗国范化名林洪洲领取日伪“良民证”的照片。

  攻防有术 借刀锄奸

  有一次,秘密交通员从根据地带来一个爆炸性消息:王芳部长的警卫员刘寿山,因乱搞男女关系被检举揭发而开小差逃跑,已经叛变投敌!

  罗老急促有力地说道:“刘寿山的叛变投敌,就像一颗‘定时炸弹’,给隐蔽战线的同志们带来严峻威胁,我当时就定下决心,必须趁刘寿山对自己底细尚不清楚之际,尽早锄奸!”

  真是冤家路窄!一天,林洪洲同日本鬼子在泰安一家茶馆喝茶,一个人从背后捅他的腰,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叛徒刘寿山。

  罗老回忆说,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紧张、兴奋,还是惊愕、担忧。但他马上镇静下来,一脸“邪恶”地笑着说:“小刘,你这小子也洗手不干八路啦?既然如此,咱们今后就联合起来,共同对付王芳!如果逮住王芳,就够咱哥俩一辈子吃喝玩乐的啦!哈哈哈……”林洪洲的“汉奸”态度,打消了刘寿山的警惕。从此,他便经常来拜访林洪洲这位“特务组长”大哥,混吃混喝混烟抽。

  怎样才能既除掉这个可耻的叛徒,又不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林洪洲陷入苦苦思索。一次,刘寿山找到林洪洲,说自己想结婚,就是缺钱。林洪洲顿时心生一计,爽快答应。他对刘寿山说:“好吧,你去印红帖子,写上大汶口的各家商号,然后交给商会杨之辉会长,请他给你发出去。你就对杨会长说,你是宾野队长手下的特务,是林洪洲的表弟,多多拜托他了!”

  罗国范告诉记者,与此同时,他对上门询问的杨之辉矢口否认自己与刘寿山相识,并怂恿他将此事告知最痛恨特务在自己辖区敲诈勒索的日军队长宾野。

  不出所料,暴跳如雷的宾野很快逮捕了刘寿山,也没怎么审问,一上来便抄起指挥刀将刘寿山给“咔嚓”了。

  说到叛徒稀里糊涂命赴黄泉的结局,笑靥在罗老布满皱纹的脸上荡漾开来……

  里应外合 营救战友

  罗国范说,作为特工人员,自己最不愿参与的事,莫过于陪着鬼子审讯被捕的同志。他不忍心看到革命战友遭受敌人的残酷鞭打和野蛮折磨,也不愿面对被捕同志刀子一样严峻冷酷的目光。

  1944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林洪洲从大汶口来到济南泺源公馆。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泺源公馆特务机关长武山带着翻译、记录员和林洪洲等,一同提审八路军“疑犯”。当看到“疑犯”的那一刻,林洪洲的心跳几乎停顿了。这不是自己老连长武中奇的弟弟武思平吗?!看着被鬼子折磨得不成人样仍然顽强不屈的武思平,林洪洲的心在滴血。

  罗老回忆说,他当时反复思量营救之策,认为唯一可行的办法是让武思平以指认八路军人员为名,争取到外面去活动,以寻求逃脱的机会。于是,有一天,趁一同担负劝降任务的特务郭同振有事外出,林洪洲单独来到关押武思平的地方,不动声色地暗授机宜。

  林洪洲和武思平谈话后,情况有了转机。郭同振向武山报告:经过他多次劝说,武思平有回心转意的迹象,表示愿意到济南市里指认八路军进城采购物资的人员。自此,郭同振便带着武思平在济南大街小巷转悠。有一天,他俩来到熙熙攘攘的济南火车站。忽然,武思平对郭同振说:“我看见有个人像是冀鲁豫军区的,我过去看看。”

  “要不要叫人?”郭同振问。“别打草惊蛇,你把守大门,出来时咱们就把他逮住。”武思平说完便挤进了人群。

  郭同振傻傻地守在门口,许久都不见武思平出来。他赶紧四下寻找,哪还见得到武思平的踪影。

  一声汽笛长鸣,一列开往青岛的火车驶出站台。武思平搭乘火车离开济南,如飞鸟投林、鱼归大海了。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在险恶丛生的环境里,罗国范默默坚守着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坚守信仰,伴随他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采访已然结束,但罗老的传奇经历却始终盘旋在记者的脑海,化作一首耳熟能详的《深海》直抵心间: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信仰是无底的深海,澎湃着心中火焰,燃烧无尽的力量,那是忠诚永在……

  (《解放军报》2015年09月18日 06版)

  忠诚永在

  ■张磊峰

  由于听力几近丧失,对96岁抗战老兵罗国范的采访,是在面对面传递纸条的过程中完成的。

  采访伊始,记者写下两个问题,罗老作了如下回答:

  问:与魔鬼共舞,同死神战斗,您有没有害怕过?

  答:在敌人身边,恨不得晚上睡觉都睁着眼,但是心里装着党、装着组织,就会觉得踏实。

  问:抗战中背负“汉奸”头衔,差点被群众“锄奸”,后来又蒙受不白之冤,您有没有感觉过委屈?

  答:选择了党,选择了人民,就要忠诚于自己的信仰,就要经得起考验。

  那一秒,心灵震颤;那一刻,泪水夺眶。

  信仰是人生的动力,信仰是共产党人的灵魂。罗国范和他那一辈革命者用毕生的坚守和默默的奉献把对党的信仰和忠诚表达得铮铮作响、涤荡人心。

  抗战时期,胶东地区诞生了我军第一支“黄金部队”。8年抗战,这支部队共送出13万两黄金,没有一点遗漏,更没有人携款叛逃。

  1932年,陈赓被捕后,蒋介石送来中将参谋长的委任状和衣帽服饰。陈赓不为所动,凛然道,“此衣不能穿,此帽不能戴,此官不能当”。

  选择,一旦成为信仰,就有了坚不可摧的力量;选择,一旦成为信仰,就会化为无怨无悔的行动。个人命运跌宕起伏,改变不了他们对党忠诚的初衷;世间百态光怪陆离,改变不了他们心系苍生的情怀。

  史海钩沉,我们从中清晰地看到:一种信仰的力量在赓续传递。波澜壮阔、史无前例的万里长征,团结一心、以弱胜强的八年抗战,滔滔洪水里闪耀在千里大堤上的颗颗将星,奔跑在抢险救灾现场的每一个绿色身影——信仰,对于军人而言,就是毕其一生融于血脉的听党话跟党走;就是世代相传、生生不息的爱党报国情怀;就是威武不屈、贫贱不移的高尚情操;就是临危不惧、舍生取义的英雄本色。

  正如习主席强调的,崇高的信仰始终是我们党的强大精神支柱。军人,只有登上信仰的高地,才能做到忠诚于党,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忠诚于使命,具有甘于为党和人民奉献一切、牺牲一切的精神。

  忠诚永在,生命永恒。

责任编辑:高娜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