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93岁老战士忆抗战

2016-01-11 13:26:00来源:新华网 作者:崔贤生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胶东半岛,那里山青水秀,百姓勤劳善良。而“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胶东成为日寇侵略蹂躏的重点地区,人民生活在战乱灾难之中。1938年,我16岁,老师上课给我们讲述了日寇侵华的恶行,还宣传抗日救国的进步思想,宣传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军北上抗日,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平型关截击了日寇精锐部队坂垣师团,获得大捷。

 

崔贤生戎装照

崔贤生戎装照

  今天(3日)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艰苦卓绝的抗战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山东人民的浴血奋战大大减轻了全国其他战场的压力。一组数字很好地说明了山东人民的战绩:33万和四分之一。1945年,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候,山东解放区加上冀鲁豫共有33万人,占全国人民军队的四分之一。山东党员30万,也占全国党员的四分之一。

  70年后的今天,93岁的山东抗战老战士崔贤生撰文回忆了自己当年的抗战经历: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胶东半岛,那里山青水秀,百姓勤劳善良。而“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胶东成为日寇侵略蹂躏的重点地区,人民生活在战乱灾难之中。1938年,我16岁,老师上课给我们讲述了日寇侵华的恶行,还宣传抗日救国的进步思想,宣传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军北上抗日,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平型关截击了日寇精锐部队坂垣师团,获得大捷。学生们认识到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全国人民都要拿起刀枪抵抗日本侵略者;我开始接受革命思想,不再一门心思只读书争第一名了。1938年农历正月十五,胶东共产党领导的“三军”(胶东八路军的前身)攻克牟平城,活捉了伪县长,并在我们村枪毙了伪县长。但在这次战斗中,三军司令理琦同志牺牲了,追悼大会也在我们村召开。这件事情对我们年轻人触动很大,当时我们就下决心,参加八路军的队伍打日本鬼子,抗日救国。随后不久,我和村里十几个同龄人一起,日夜兼程来到黄县,参加了当时称为三军的八路军,从此,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经历了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

  1940年,鬼子扫荡大翟山区,占领了山下的村镇,我们的部队撤在山上。部队要随时了解山下的情况,经常进行武装侦察,这种侦察有点像电影中李向阳冲过敌占区一样,要胆大心细,机智灵活,骑马速度要快。如果撞上的鬼子多,也会有牺牲。当时我任步骑通信员,就担负这样的任务。在执行任务时,我一手紧拉马繮,一手握枪,身子匍匐在马背上,全身心地观察四周动向。执行这样的任务多了,危险也多了,有时子弹擦着身子过,衣服都被打出洞,但我每次沉着应对,不慌乱,一次次躲过艰险,完成了任务。步骑通信员最艰巨最危险的任务是在部队向敌人据点发起进攻后,要沿各队进攻的路线寻找指挥所,一旦摸错了路线,就会摸到敌人阵地里,被敌人杀害、俘虏,和我们一起当通信员的小姜就是在打日庄的战斗中,摸到了敌人的阵地里,光荣牺牲了。那时,我们真是置生死于度外,有一次,我到五、六十里外去送信,晚上返回的路上发现前面有部队行动,我问:干什么的?没有回答,再走近一些,发现是鬼子,我急拉马繮,猛夹马肚,当时马前腿高翘,马头昂起,原地转了180度,驼着我一路狂奔,我隐约看见后边有人追赶了一阵。当时鬼子没有开枪,可能是在执行任务,我躲过一难。

  我当步骑通信员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是接许世友司令员到胶东来。1941年1月6日,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全国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山东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界召开追悼新四军遇难烈士大会,通电声援新四军,揭露何应钦等亲日派的罪行。同时遵照中央军委专门指示:“苏鲁两省必须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坚决消灭之’的原则”,配合全国其它战场,对国民党反共投降派展开英勇的反击战,打击他们亲日投降的阴谋活动。为此,中共山东分局和八路军山东纵队决定,许世友率领清河军区独立团挺进胶东,加强胶东反投降的军事力量,统一组织指挥反投降战役。胶东五旅派我去迎接许世友。我出了大泽山区,经过掖县城南的夏丘铺、来到沙河镇,刚过沙河镇不远,就看见一支队伍向东行进,我快马加鞭奔上前,先头尖兵问是干什么的?我回答是五旅通信员,来接许司令员。他们说:司令员在后边。约过了有一个营的队伍后,我看到一位身着战士服装、络腮胡须、紫铜肤色、体魄健壮的军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迎面而来。我虽然没有见过许世友司令员,但此人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使人心生敬意,我认定这就是许司令员。于是勒马停步,向他敬礼报告说:“司令员同志,我是五旅通信员,来接您”。司令员很干脆地说:前面带路。我一路前行将司令员一行带到大泽山部队驻地,完成了我骑兵通信员的最后一次任务。

  从1938年参加革命,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这期间,一直转战于山东地区,而山东是遭受日寇蹂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也是中国人民抗日的主要战场之一,日寇的残酷和我军民英勇顽强的抗日情景至今历历在目。1941年冬,日本鬼子在山东进行大“扫荡”,日寇侵华总司令久田俊六直接指挥,调集了日军4个师团、3个旅团共5万余人,加上汉奸伪军,一起向鲁中扑来,斗争十分残酷,鬼子先后用“分进合围”、“远途奔袭”、“铁壁合围”、“拉网战术”、“梳篦扫荡” 、“清剿抉别”等手段对山东根据地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我军几乎每天都要与敌人战斗。1942年1月底,我军在罗荣恒、朱瑞等同志的亲自领导和指挥下,拔除日军绿云山据点,歼敌百余人。随即,部队连夜向蒙山以东的大青山转移。敌人实行了疯狂的报复,尾随我部来到大青山,并占领了山头,形成了包围圈。敌人凭借着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向我军民射击,对我军民进行了血腥屠杀,血流成河。我们有枪有武器的分队和个人,都各自为战,奋勇抗击,把生死置之度外,英勇地与鬼子搏斗,掩护同志们突围。尤其是抗大一分校的勇士们,战斗在最前边,顽强抗击敌人,掩护部队和老乡突围,打得英勇壮烈。坚守咽喉要道的分队,阻击敌人的进攻,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直到弹药打光,仍在据险固守,最后用刺刀、枪托、石头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同志们战斗到最后一刻,与阵地共存亡,为了民族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每当想到当时的战斗埸情,我的心情就不能平静,那么多战友倒在血泊中,那么多老百姓无辜被残杀,这是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战斗中,我军民们团结一心、抵御外侮、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也正是我们民族英勇抗战精神的真实写照。

  就是在中国人民流血牺牲,英勇不屈的抗击中,我们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1945年5月8日,法西斯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日军的战线要压缩到沿海,山东地区又成为日军集中的重点地区。那时我在八路军115师师部,8月15日,八路军115师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相邸镇召开大会,时任八路军115师政治部主任的肖华正在给部队作形势报告,一名通信员急匆匆地跑到会场,特别兴奋,顾不上请示,激动地一个立正报告说:有一份电报请肖主任去看。肖华下去了片刻就回到台上,大声呼喊到:日本鬼子投降了!日本鬼子投降了!顿时,台上台下一片欢呼,大家把手中的东西抛向天空,把战友抬起来高高地举起,……整整一夜,部队所有人员在河岸的树林里尽情地跳跃、庆祝,一点也没感觉累。我激动得一直流眼泪,那种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喜悦是从来没有过的,八年抗战,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看看身边,和我一起入伍的同志基本都牺牲了,听到日本投降了,怎能不让我们大喜若狂,我们终于胜利了,中国人民终于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

  回想当年打鬼子,我们是为了不受侵略,不做亡国奴!回顾历史,我们不能忘记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给世界人民带来的灾难,我们更应该珍惜和平。

  崔贤生

  2015年8月22日

责任编辑:高娜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